2014年4月23日,一尊由霍太公罗伊·霍奇森揭幕的半身像亮相于圣乔治公园国家足球中心。此举主要是纪念一位足球人士对英国足球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他正是英格兰足球史上第11位封爵,英格兰永远的主教练,沃特·温特伯顿。

1913年3月,温特伯顿出生于兰开夏郡的奥尔德姆。曾就读于奥尔德姆文法学校和切斯特学院。在那里,他遇到了刚刚因膝伤退役的朴茨茅斯前锋埃迪·勒弗。在与埃迪的交谈中,温特伯顿第一次对足球这项运动产生渴望。

温特伯顿后来成为一名校长,在奥尔德姆任教三年,同时在兰开夏郡和柴郡联赛的罗伊斯顿业余队和莫斯利队打中卫。本来和职业足球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他,在1933年被曼联首席球探路易斯·罗卡发现并带到俱乐部。

1933/34赛季,温特伯顿在联赛对阵利兹联时替补出场,时任曼联主帅斯科特·邓肯在赛后评价他的表现足以取代曼联战前最杰出的球员之一乔治·沃斯。可惜好景不长,1936年,仅仅出场42场的温特伯顿就因脊柱炎退役,那时他才25岁。

二战期间,温特伯顿在皇家空军担任军官,晋升为联队指挥官,并在空军部工作,全面负责培训国内外体育教官。他曾为切尔西客串过几次中后卫,还一度入选了英格兰预备队。

终于,在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时任英足总秘书的斯坦利·劳斯说服英足总理事会任命温特伯顿为英足总的第一任教练总监,并成为第一任英格兰队主教练。

值得一提的是,再被任命为英格兰主教练的同时,温特伯顿还新增了一系列教练员培训课程。

当时英格兰联赛,乃至英国全国的大部分俱乐部教练坚信,只要球员在平时的训练中碰不到球,便会在周末的比赛中疯了似的抢球。这一点无疑是愚蠢且错误的,温特伯顿清楚的认识到了这点,并努力加以改变。

参与1946年暑期教练培训班的年轻教练包括后来率领英格兰夺得世界杯的阿尔夫·拉姆齐,热刺传奇教头比尔·尼克尔森,率领西汉姆夺得欧洲优胜者杯的罗恩·格林伍德,全攻全守的创始人维克托·白金汉(克鲁伊夫正是在他手下完成首秀),以及乔·莫瑟,戴夫·塞克斯顿,博比·罗布森,日后分别率领曼城,切尔西和伊普斯维奇夺得欧战锦标。

虽然身为英格兰主帅,但在那个年代,挑选球员的任务还牢牢攥在英足总手里。就算如此,四五十年代的英格兰国家队还是星光璀璨,各条战线人员齐整。在斯坦·莫特森、汤姆·芬尼、斯坦利·马修斯、赖奇·卡特和汤米·劳顿等球员的带领下,他在执教的头几年无疑是成功的。

任职期间,温特巴顿一再警告英足总,欧洲大陆和南美洲的国家正在超越英格兰,英国足球必须做出改变。在他担任英格兰队主教练的16年内极大地帮助创建了一支现代且具有竞争力的国家队。他的创新包括引入 England B、23岁以下青年队和学生队。正是如此,四年后,1966年英格兰队赢得了世界杯冠军。

在他率领下,英格兰1947年客场10比0战胜葡萄牙,1948年客场4-0战胜意大利,1954年主场 3-1战胜新近获得世界冠军的西德,1956年主场 4-2战胜巴西。

温特伯顿带领英格兰队连续四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这一纪录随后仅被西德队的赫尔穆特·舍恩追平。

1950年首次进入世界杯,从未在南美洲踢过球的他们以2-0击败智利,但以1-0负于美国,1-0负于西班牙,在第一轮中被淘汰。

1954 年, 温特伯顿再次带领英格兰获得在瑞士的参赛资格。他们以4-4战平比利时,2-0战胜东道主瑞士,但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被卫冕冠军乌拉圭队以4-2击败。

两届世界杯期间英格兰队在17场比赛中仅输过一次,获得了1958年在瑞典举行的世界杯参赛资格。比赛开始前三个月,慕尼黑空难夺走了曼联的三名国脚,罗杰·拜恩、汤米·泰勒和邓肯·爱德华兹。英格兰战平了苏联、巴西和奥地利,但在四分之一决赛的附加赛中输给了苏联。博尔顿中锋纳特·洛夫特豪斯被排除在大名单之外,而年轻的博比查尔顿则是在板凳上看完了所有比赛。

温特伯顿带领他的球队在1962 年智利世界杯战胜了葡萄牙和卢森堡。以平均进球数从小组出线后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但被最终的冠军巴西队3-1击败。

1962 年,温特伯顿从英足总辞职,并被任命为体育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两年后成为新成立的体育委员会主任。他走上了更广阔的政治舞台,对二十世纪下半叶的英国体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63年因对足球的贡献而被授予OBE,1972年获得CBE,并于1978年因对体育的贡献而获得骑士勋章。

沃尔特·温特伯顿爵士是英格兰第一位全职主帅,也是战后任期最长的主帅。他执教的139场比赛中,取得了78胜33平28负的战绩。进球数为383,失196球。十六年来,英格兰主场输掉了六场比赛。英格兰在他的16个赛季中有13个赛季赢得了英国本土锦标赛。英格兰队四次打入世界杯,两次进入四分之一决赛,28场比赛,15胜7平6负;进75球,丢35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