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届圣加伦(St.Gallen)国际乳腺癌大会(SG-BCC 2021)于2021年3月17日~3月21日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召开。SG-BCC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乳腺癌会议,会议针对乳腺癌治疗中有争议的具体问题组织专家进行投票,形成专家推荐意见,以指导临床实践。本次专家共识组的中国专家包括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江泽飞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邵志敏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与世界各地的乳腺癌学者共同探讨乳腺癌治疗相关证据、争议及共识。医脉通将部分专家投票结果整理如下,以供参考。

Ki67检测在早期乳腺癌中仍然普遍。近日有国际工作组推荐对于ER+/HER2- T1-2N0-1乳腺癌患者:预期Ki67≤5%的肿瘤不需要化疗,而Ki67≥30%的肿瘤需要化疗,你同意吗?

在淋巴结阴性、ER+/PR+/HER2-乳腺癌患者中,Ki67阈值为多少是推荐化疗的依据?

接受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ER+//HER2-乳腺导管癌患者,Ki67在新辅助内分泌治疗2周后的变化可用于评估预后吗?

十多年前,已有专家提出将pCR作为早期乳腺癌药物审批的替代终点。根据目前的经验,您认为:

83.05%的专家认为:新辅助治疗pCR率是令人鼓舞的,但标准方案应基于长期的无事件生存(EFS)和总生存(OS)来确定

对于接受以紫杉醇为基础的化疗和抗HER2治疗的Ⅱ期、淋巴结阴性、HER2+乳腺癌,蒽环类药物是否还有必要?

对于接受以紫杉醇为基础的化疗和抗HER2治疗的Ⅱ期、淋巴结阳性、HER2+乳腺癌,蒽环类药物是否还有必要?

临床上腋窝淋巴结阳性(cN+)的HER2+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新辅助治疗,首选方案为紫杉醇/曲妥珠单抗联合以下哪种药物?

在Ⅱ/Ⅲ期、cN-、HER2+乳腺癌患者的新辅助治疗方案中,应该在紫杉醇/曲妥珠单抗基础上联合什么药物?

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患者在接受标准的“剂量密集型AC和紫杉醇”或其他环磷酰胺/蒽环类/紫杉类方案时是否也应接受卡铂?

接受标准新辅助化疗的患者是否应该接受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

PD-1/PD-L1检测是否会对推荐使用检查点抑制剂治疗进行新辅助治疗产生影响?

经IHC检测的ER+乳腺癌中,推荐辅助内分泌治疗的ER阳性表达适当的阈值是:

ER+/HER2+淋巴结阴性乳腺癌:抗HER2辅助治疗的肿瘤大小阈值为:

ER-/HER2+淋巴结阴性乳腺癌:抗HER2辅助治疗的肿瘤大小阈值为:

更多投票结果请关注“医脉通肿瘤科”后回复“SG-BCC2021”查看完整电子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