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迎来20周年。2003年3月,美国对伊拉克发动军事行动,至2011年12月,美军全部撤出伊拉克。据最新报告,它总共造成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共55万至58万人死亡,到2050年,包括护理在内的战争总成本预计将高达2.89万亿美元。伊拉克战争至今仍是当代政治的核心话题之一。它如何发生,对今天又有怎样的影响?

▲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贸易部大楼被美英联军导弹击中,浓烟滚滚。

▲2003年3月21日,美军继续对巴格达进行空袭,时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上空火光冲天。

▲2003年3月21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8团第2营的士兵戴上防毒面罩,向伊拉克出发。

▲2003年4月1日,拉扎克·卡泽姆·哈法吉(Razzaq Kazem al-Khafaj)在母亲尸体旁痛哭。美英联军轰炸了巴格达南部小城希拉的居民区,哈法吉在轰炸中失去15名家人,其中包括6个孩子。

▲2003年4月9日,美军士兵用一面美国国旗遮住一尊萨达姆·侯赛因塑像的面部,随后将其推倒。

▲2004年8月29日,美国纽约街头,者托举着一排排盖着美国国旗的盒子,象征着在伊拉克战争中遇难的美国士兵的棺材,抗议小布什政府。

▲2007年5月27日,美国女子玛丽·麦克修(Mary McHugh)在未婚夫詹姆斯·瑞根(James Regan)的墓前悲痛欲绝。瑞根是美国陆军突击队队员,当年2月在伊拉克被一枚炸弹炸死。

▲2007年6月28日,一名美国士兵在巴格达市郊一座被炸毁的房屋旁巡逻。

2003年3月20日的凌晨,当第一颗炸弹落入巴格达,它标志了一场持续多年的入侵战争正式开始。美国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和波兰等在内的国家与美国组成联合军队,共同参与了这场对伊拉克的入侵行动。

然而,战争打响不到两年,2004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负责在伊拉克搜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首席武器核查官查尔斯·迪尔费尔(Charles Duelfer),就已经公布有关伊拉克武器问题的最终调查报告,认定伊拉克在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就没有再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承认早先有关伊拉克藏有它们的情报是“美国近现代历史上最公开、最具破坏性的情报失误之一”。

尽管如此,战争支持者坚持认为,如果萨达姆继续掌权伊拉克,世界将“糟糕得多”。于是,战争继续推进,被视为“独裁领袖”的萨达姆被捕、受审、被绞死,伊拉克开始了民主选举。直到2011年12月,最后一批美军驻伊拉克军队撤出,战争终于结束。

但它的成本已经居高不下:截至2011年底,至少4480名美国人死亡,超过3.2万人受伤;至少10万伊拉克平民死亡;战争经费至少8060亿美元。曾因911恐袭事件阴影而在最初支持入侵伊拉克的美国公众,对伊情绪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皮尤中心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62%的美国人已经认为这场战争“不值得”,而有64%的持同样观点。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战争成本核算项目的最新报告则指出,自美军入侵伊拉克以来,已经导致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共有55万至58万人死亡,此外还有“几倍于此的人数可能死于可预防的疾病等间接原因”;另一方面,到2050年,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的总成本预计将超过2.89 万亿美元。据悉,这一成本综合考虑了迄今为止的实际战争投入,以及预计到2050年的护理成本。

“美国参战是由一些理论家领导的,这些理论家认为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改造中东,并为该地区带来民主和更亲西方的前景。”英国天空新闻国际事务资深编辑多米尼克·瓦霍恩(Dominic Waghorn)评论道。他指出,这场非正义的入侵战争最终带给美国的是持久的恶果:“新保守主义计划的失败对美国的例外主义主张,以及他们认为本国治理形式是世界其他国家榜样的信念,造成了持久的损害,也进一步破坏着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瓦霍恩认为,对美国而言,伊拉克战争的失败不仅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错误,也在于他们认为自己会被当做解放者而受到欢迎的幻想,以及停战后计划的缺失。更重要的是,在战争过程中,美军“侵犯人权、违反民主规范、定点屠杀,以及臭名昭著的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暴行”,都“损害了美国作为民主和人权旗手的形象”,从而削弱了华盛顿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它加剧了美国民众对任何更多海外军事冒险的反对,破坏了他们对政府、政治和媒体精英的信心。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释最终将特朗普带进白宫的民粹主义势力的崛起。”

它也引发了一系列地缘政治后果,“伊拉克的幽灵让巴拉克·奥巴马不愿卷入叙利亚内战,也不愿惩罚叙利亚领导人”,瓦霍恩写道。伊拉克战争的泥潭也让美国更加难以从早前打响的阿富汗战争中脱身,最终导致了长达20年旷日持久的战争,以及2021年灾难性的撤军恶果。

另一方面,靠近伊拉克的伊朗实力也在逐渐增强。据了解,在伊拉克战争之前,伊朗的地区影响力仅限于黎巴嫩南部的政治和军事组织,即黎巴嫩。而在今天,巴格达到也门,从贝鲁特到大马士革,伊朗在各国首都都有相当影响力。

10年前,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表示,对于他所发起的美军对伊军事行动的最终裁决,可能要在自己死后很久才会公布。也许事实如此。然而,为了推翻伊拉克史上最糟糕的领导人之一,是否值得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和随之而来的苦难,也许还需要更多时间来裁决。

新闻及图片来源:Sky、今日美国、Common Dreams、PBS,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