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马德里球员巴尔韦德拳打巴埃纳事件,持续发酵。目前警方已经介入。在过往,球员和球迷,都坚定的站在反对球场暴力行为的一边,可对于此事,当得知巴埃纳疑似多次诅咒巴尔韦德的孩子死亡时,人们却认为,巴尔韦德打人有理,被打者是咎由自取。

足球场上有的是激情的比拼,强硬的碰撞,出现矛盾冲突并不新鲜。巴埃纳是否真的诅咒巴尔韦德,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就此就无脑攻击他,也不公平。可要看到的是,绿茵场上这类恶意的攻击和诅咒从未停止,目前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在古代,两军对垒或者两人挥起王八拳比武切磋时,双方也会怒吼着口号,诸如“掏尼玛,我要弄死你”,“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之类的话,无非是给自己壮胆的同时,打击对方的士气。

其实早在各类竞技运动,尤其是团体运动诞生之初,就有很多垃圾话诞生,这并不算新鲜事。

垃圾话被发扬光大是在NBA,但早期相对比较文明,且文学素养极高。最著名的就是加里-佩顿,一次在打爆号称乔丹接班人的格兰特-希尔时,他说出了那句经典的:过你就像走过清晨的马路。此外,一次打进绝杀后,他还向无情的嘲讽对方:你的贴身紧逼,还没有昨天晚上陪我的妞的……

很多NBA巨星都擅长用垃圾话惹怒嘲讽对方。比如当佩顿向乔丹炫耀,签下大合同可以买法拉利时。乔丹的回应是:法拉利这么贵吗?我不懂,因为我的法拉利都是厂家求着送我的。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艾弗森面对防守他的泰伦-卢时曾笑着表示:他们给你500万美元,就为了让你追着我跑吗?对方立即崩溃。

除此之外,伯德、诺维茨基、罗德曼、格林等等大牌都曾说出过经典的垃圾话。但多数人都不会触及底线,一旦有人攻击对方家人,肯定会遭到强烈反击。

当年加内特对着深爱老婆的安东尼,淫笑着口吐芬芳:你老婆有的地方尝起来像甜甜圈。赛后愤暴怒的安东尼要个说法,吓得加内特甚至不敢走下球队大巴。

足球场也是如此,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横扫意甲时,几乎每次上场前,对方后卫都会说:等着吧,小矮子,一会儿我要踢断你的腿,球王有时会轻蔑一笑,有时也会还击。

要明确的是,垃圾话、谩骂甚至种族歧视类的言语和恶毒的诅咒和攻击相比,绝不是同一个概念。很多时候,它是不可饶恕的。

C罗在西甲和英超时,对方后卫也常故意激怒葡萄牙人:你比梅西差远了,你肯定不如梅西。C罗的常规操作是笑笑,等到进球后来个还击。

世界杯阿根廷荷兰大战时,韦格霍斯特也对梅西说了不爱听的话,愤怒的球王赛后直接给对方俩窝窝。这些都在可理解的范围内。

但恶毒的诅咒和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就不一样了,这种话语像魔鬼一样,直接插入对方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巴尔韦德殴打对方球员事件,诸多知情人就透露,当时是在巴尔韦德夫妇最担心的孩子的事情上捅刀子,这种话的伤害级别可想而知。

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齐达内在决赛中失控,头撞马特拉奇被罚下。马特拉奇究竟说了什么,至今仍是悬案,但从几家媒体的说法可以看出,哪种说法都足够让齐祖暴怒。

路透社的说法是:马特拉奇对齐达内说“你是个肮脏的”,因为阿尔及利亚曾被看做是的培训基地,自己又是阿尔及利亚后裔,这种话的攻击程度非常高。

98年法国世界杯时,据说沙特的阿明也曾称齐达内为harki(意为帮助法国人殖民阿尔及利亚人,相当于汉语中的汉奸),惹得法国10号完全失控直接踢向对方。

另外几种说法则是:马特拉奇反复说着,你姐姐是,我更想脱掉她的衣服。齐达内与姐姐感情极深,这种没完没了攻击家人的碎碎念,自然让他忍无可忍。

贝克汉姆1998年世界杯对战阿根廷染红被罚下,1999-2000赛季在英超客场对阵西汉姆联时,大批球迷诅咒小贝的儿子布鲁克林即将夭折,连铁锤帮的球员都看不下去示意球迷闭嘴,赛后一向护犊子的弗格森青筋暴怒讨要说法,最终是西汉姆联俱乐部官方出面道歉,谴责惹事球迷,才平息曼联怒火。

意甲铁卫博努奇2017年夏季从尤文图斯加盟米兰,新赛季对阵旧主破门后,博努奇来了一次滑跪庆祝动作后,个别球迷的情绪过激,对博努奇的儿子发出了死亡诅咒。

随后又有球迷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博努奇两个孩子的照片,并写着恶毒的诅咒,甚至私信给博努奇和妻子,发出死亡威胁。

博努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洛伦佐一直是尤文德比对手都灵的球迷,小儿子马特奥则从小患有脑瘤,2016年曾接受手术治疗,为了亲自照顾儿子,他多次缺席俱乐部的训练和比赛,甚至婉拒了前往曼城效力的机会,就是希望陪在自己家人身边。

这种网暴下,博努奇和妻子甚至一度要需寻求心理医生和药物的帮助,才能够正常生活,足见对他们的心理伤害之深。而对于这类极端球迷,博努奇回击称:没有人可以解除对这样的人的厌恶。

中超赛场也不是没发生过类似事件。2009赛季,大连实德客场1-2不敌江苏舜天之战中,秦升在赛中和赛后多次与安贞焕发生冲突,暴怒的韩国人眼神中杀气腾腾,赛后堵在了舜天的更衣室门前,要向秦升要个说法。

据实德场上队员回忆,不知秦升从何处学来了一个韩语的脏话,一直在辱骂安贞焕。比赛最后时刻,他趁着双方冲突,在安贞焕耳边再次开启复读机模式。事后,有球员透露,秦升学的韩语大意为“”。比赛当天,正是母亲节。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安贞焕的身世一直是他不愿提及的伤疤。安贞焕是遗腹子,他是母亲安金香在18岁时与数学老师之间师生恋的结晶。不幸的是安贞焕还未出生,生父就因肺癌病逝。

安贞焕直到1岁还是一个没有户口的黑孩子,因为按照韩国法律,孩子不能随母姓落户。于是,安贞焕的舅舅以收养的形式把安贞焕认为养子,才给了他一个合法的身份。

此前在俱乐部和国家队踢球时,知道实情的队友,甚至连父亲的话题也很少提及,就是怕其介意。可韩国人没想到的是,来到中超后,碰到了秦升这个活宝。

时隔多年后,秦升对此事一直否认,称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可翻阅当年多家媒体的资料发现,赛前秦升曾给大连的密友打过电话,放话说:“安贞焕要是来南京,就死定了!”显然,用这种话辱骂对方,更像是他早就是计划好的事情。

有球员辱骂球员的,也有球员诅咒记者的,2009赛季,徐亮在一次比赛进球后说:我把这个进球献给那些喜欢落井下石的记者,愿他们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安全一些吧。事后他解释,这不是威胁,就是对有些记者的诅咒。引发媒体的强烈回击。

足球场上这种恶意诅咒还有很多,如果是观众其实对球员的伤害还算较小,但如果是对手在激烈的比赛中,没完没了的用最无情的利器,攻击对方最脆弱的部分。任何好脾气的人可能都难以忍受。

球场上揪着对方恶语相加,主要目的当然是搞乱对方心态,为本方胜利加码。在这其中,恶和恶的程度也全然不同。

德科当年代表波尔图出战欧冠,与拉齐奥相遇,蓝鹰队中的西蒙尼从开场后,就对德科展开了降维打击,各种侮辱语言犹如贯口层出不穷:诸如你是个野种,你的女人是个。基本德科家的女性成员全被花样的问候了一番,也少不了一些诅咒。几次摁耐不住怒火的德科想给对方一记直拳,却都忍了下来。

赛后,西蒙尼主动找到德科,表示了歉意,解释自己这样做只是比赛的一部分,并称赞对方心态的成熟,未来前途无限。随后德科和西蒙尼甚至成为好友。

西蒙尼这种行为当然不值得提倡,但要看到的是,对比一些恶意的球员和球迷。他的所做作为已经算相当收敛。

2021-2022赛季时,米兰双雄相遇,伊布和卢卡库发生冲突,起因是伊布攻击了对方的弱点:他的母亲和巫毒教。于是比利时人震怒,几次要暴打伊布。

按照伊布的话来说,我介入是为了保护我的队友,有些事情必须在球场上来解决。我不讨厌任何人,更不用说卢卡库了,仇恨是一种费心费力的情绪。这件事离奇的是,事后伊布倒了大霉,遭遇重伤,甚至请朋友为他做祈祷。

揪着对方软肋没完没了恶语相加的人,也不是没有,似乎辱骂挑衅他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比如上文提及的秦升。

2010年世界杯淘汰赛,阿根廷战胜墨西哥晋级,上半时30分钟后,疑似在墨西哥的替补席上,像既定战术一样,就轮流有人频繁攻击阿根廷各位球员的家人,暴脾气海因策直接在中场休息时就挥动了老拳,双方发生混战。

网络时代,不仅仅是球员,连很多球迷都开始肆无忌惮。卡塔尔世界杯时,巴西队首战2-0战胜塞尔维亚,内马尔第79分钟因伤下场。事后,不少巴西球迷竟然诅咒内马尔断腿才更好,引发热议。其中队中的拉菲尼亚,以及名宿大罗、小罗等人都来声援内马尔。

对此也有人站在球迷一方,当年巴西国家队的卡萨格兰德的理由是:世界杯开始前,内马尔多次公开表示他支持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但博尔索纳罗倒行逆施,在巴西是不得人心的。

在足球场上和场下恶语相加,不论是诅咒裁判、对方球员,根据规则都会受到惩罚,会被出示黄牌、红牌,甚至被追加停赛。但事实上,取证非常之难。

对比来看,2021赛季NBA湖人对战步行者之战中,第一排中的一对男女,一直在辱骂詹姆斯,后来干脆诅咒他的大儿子布朗尼遭遇车祸丧生,身边的观众以及现场的保安几次提醒都无济于事。

场上打球的詹姆斯无法忍受后,直接叫来裁判控诉,通过身边人得知线人驱逐出场。此举也赢得了现场步行者球员的掌声,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是真正的球迷,而是纯正的。

可到了足球场上,22人的对决中,不要说观众席上的球迷和替补席,就连场上的情况,裁判也无法完全顾及到。即使如今摄像机的点位越来越多,还有VAR系统,也不可能做到无死角的全面监控。况且VAR无法还原球员具体说了什么。

举例来说,当球出现在主队禁区时,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那里,此时客队禁区内两名攻防球员,做了什么动作,可以通过回放捕捉,但如果他们用手挡着嘴,没人知道他们说什么。

即使摄像机捕捉到了出言不逊的镜头,大概率也不会成为处罚球员的证据,肇事球员有借口为自己开脱。因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语言的口型相同,但意义不同,比如多数人口头语中的“那个”,如果在美国当着黑人说出,就会遭到反感甚至袭击。

这种客观情况,也给了很多不良球员钻漏洞的机会。比如这次的巴尔韦德事件,巴埃纳坚称自己没有说过恶毒的话,也没有证据表明自己说过那些话,这就成为悬案。

如果最终证实巴尔韦德确实殴打了他,被重罚停赛是一定的。相对来说,如果巴尔韦德甚至皇马队友单方面指认巴埃纳,却并不能成为让对方被停赛和受到处罚的依据。

巴尔韦德事件后,西甲联盟主席特巴斯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挑衅不是实施暴力的理由,巴尔韦德的行为理应受谴责和处罚。

这话听着不舒服,但退一步说,好像也没错。任何国家的法律中,无论什么原因,率先动手的一方都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人们常用“狗咬你,难道你也咬狗”来开解受委屈和吃亏的人,可事实上,当一条恶犬,专找你身体最脆弱和疼痛的地方攻击,谁又能做到心如止水无动于衷,任由恶犬撕咬?

当年坎通纳面对水晶宫球迷反复用“法国杂种”等词语辱骂他和他母亲时,法国人没有半点犹豫,立即腾空跃起,直接一记飞踹跺在了那家伙的啤酒肚上,事后被重罚停赛8个月。这次判罚改变了坎通纳的足球人生,甚至让他过早退役。但时至今日,坎通纳没有半点后悔。

这个世界充满矛盾,有时候,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有时候,似乎又只有暴力才可以解决问题。在球场上,如果有人诅咒他人没被拍下,回击他最后的方式,可能还是一记重拳。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球场上,为了个人利益,恶意攻击他人最脆弱的地方,并不是一种聪明和伟大,只是暴露了自己的无知。低劣和愚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